2084

City

耳中的闹铃声伴随眼前闪烁的光线,新的一天开始了。F6EED60A迅速睁开双眼从床上爬起,开始更换自己的工作制服。

“早上好,F6EED60A。现在是2084年6月18日星期七,标准时间22点30分。请在30分钟内前往你位于271层10区的工作岗位。”

F6EED60A晃了晃脑袋,消除了眼前推送的通知文字,两步走到洗漱台前。他拿起漱口杯放在龙头下,很快接满了一杯水;又将牙刷伸了过去,龙头自动挤出了一小段牙膏。

“本次消费:自来水 200 毫升,牙膏 0.5 克。已自动扣除金额 6.23 元,所剩余额...”

还没有看清自己的余额数字,通知就被刷牙时的晃动消除了。他没有再去尝试查看。他并不很关心自己的余额还有多少——只要能保持现在的生活,还有什么值得不满意的呢?

F6EED60A是云上中国北美分部加利福尼亚思想审查中心的审查员。尽管人工智能早已可以自动化识别99.9%以上包含反动思想的内容,党也在大力推广“标准语”——一种全新设计的,不可能表达反动思想的语言系统,但总有一小部分顽固的反动分子仍在使用图片、视频,或是“汉语”、“英语”一类全国各地的方言文字传播危险思想,而这便是思想审查员存在的意义了。如果今天是阴天,而一个人却在日记里说“天气真好”,那么党就有权怀疑他蓄意反抗自然,或是隐喻讽刺,企图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阴天是党的选择,是集体的意愿。个人的抱怨不仅是无意义的,也是危险的。

洗漱完毕,F6EED60A离开寝室,搭乘电梯前往260层的能量补给点。他所在的摩天大厦叫做11号工作区,共有302层,总共居住了超过30000名党和国家的基层公务员。除了货运管理员,没有人需要离开这里。世界再大也无关紧要,因为这就是他的世界。党的世界,就是他的世界。

思想审查员并不是一件多好的差事。在2084年,几乎所有曾经的底层体力劳动都已经被人工智能与自动化机械取代,至于F6EED60A这样从事的简单脑力工作,和程序员一样,属于社会中最底层的那一部分。但F6EED60A非常珍惜这个机会。至少,这还是一份思想评分在A以上的二级中端人口才能从事的体面工作;至少,作为中端人口的他属于这个社会的一分子,而这已经是无数低端人口可望而不可及的生活了。

F6EED60A名字中的“0A”代表着他是F6EED6号基因家族的兄弟姐妹中的第十个。中端人口本是无权了解或接触自己的兄弟姐妹的,但一次偶然的系统错误还是使他查看到了人口管理局中关于他家族的日志记录——1哥、2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弗吉尼亚战役中阵亡;4姐曾经是中国古巴省的情报员,由于投靠俄罗斯帝国未遂,在哈瓦那大清洗中殒命;5哥、6姐在星际运载工作期间飞船爆炸身亡;9哥多年前在加尔各答的青少年教育营中大哭大闹,被当场击毙;而3号、7号、8号早已因基因不纯净由人口管理局销毁。

F6EED60A并不认识这些人,他为自己感到庆幸。感谢党。党教会了他去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国民。党没有让他走上4姐和9哥的歧途。这是多么幸运的事啊。

至于父母...那是什么?党就是我们的父母。

F6EED60A有两个孩子——准确地说,是曾经有两个孩子。党决定了男性一生中勃起的次数,只有为党生育时,性欲才会被输入男性的大脑。交配完成后,女性将会被随机送往一个繁殖中心待产。而此生,父母与孩子将不会相见。家人的意义是虚无的,也是可笑的。我们都是党的孩子。党存在的意义,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在能量补给点,F6EED60A排队走向透明的柱装机器,并将右臂伸进了机器上的豁口。他的胳膊上装有一个出生时便安装好了的生长型能量消化器,每天补充一次即可。他环顾四周,几百个人都在进行同样的操作。在这里,只有脚步,没有话语——社交是低端人口才喜欢做的事。所需要获取的一切信息都能由党提供,社交是一个纯粹的过去式。

“观众朋友晚上好。今天是2084年6月18日,星期七。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联播节目。 ”

脑中响亮的声音与眼前全屏的画面同时突然出现。没有人受到丝毫惊吓——从有记忆以来,每天的新闻联播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在教育营里,他曾经学到过,党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消灭了“电视”和“电影”这两样东西,因为信息的传播理应只是为党服务的。我们不需要党需要我知道的东西之外的东西。

透过眼前半透明的全屏视频画面,F6EED60A找到大厅中的一排椅子坐了下来。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东京市,国家主席习远泽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要坚决贯彻落实党的三十三大精神,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他表示,坚持以政治建设引领机关党建的方向是日本省在自三十大以来的核心目标。他指出,这一目标有四个方面,一是坚决贯彻落实政治建设理念,强化对党忠诚教育,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二是严格党内政治生活制度...”

看完这一段,F6EED60A的能量已经补充完毕。但眼前新闻播报的影像仍在继续。时间不早了,他透过影像的覆盖,摸索着找到了前往工作区的电梯。

“下面是本台最新消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尼日尔省在抵御俄罗斯帝国入侵中取得关键性胜利,后者的武装势力已全面败退至阿尔及利亚。中华人民共和国马来省庆祝自愿加入中国41周年,省委书记表示这是全省人民集体意志的伟大体现。中华人民共和国阿尔卑斯省的反政府武装遭到全面打击,剩余势力已全部撤至爱尔兰南部...”

“今天的新闻联播播送完了,谢谢收看。”

F6EED60A已经走进了容纳着900人的办公室。他在工位前坐好,面对着巨型屏幕,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你好,审查员F6EED60A。以下是你今天的任务总览。”

屏幕上立即列出了密密麻麻的图像、视频与文字。他先是点开了一个年轻女性的自拍,文件上的元信息显示,她来自德克萨斯省,而她的身份为“四级低端人口 - 能量配给员”。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照片上的乳沟,在屏幕右上角按下了“需要思想警察关注”按钮。下一份文档是一个日记,里面写道:“一个月能在能量补给点看见她两次,真好”。笔记来自巴拉圭省,主人的身份为“三级中端人口 - 中级党员”。F6EED60A毫不犹豫地按下了“送往再教育营”按钮。接下来的文档是一段视频,罗马尼亚省6号工作区第143层思想审查员5BC8D811的眼屏录像,是最近在浴室里的一幕。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会植入用于在眼中显示信息的“眼屏”,每个人看到的画面也均会实时录像发往思想审查中心。而一个思想审查员的行为由至少三个不同工作区的其他审查员负责。只见身为二级中端人口的5BC8D811先是在一张小纸片上画着歪歪扭扭的人像,又在人像两旁画着树木与太阳。画着画着,他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

F6EED60A的脸上没有任何情感波动。他按下了“建议执行死刑”按钮。艺术?党缺席的艺术,就是反动的艺术。党没有允许的表达,就是可憎的表达。

这是F6EED60A的一天。

“晚上好,F6EED60A。请回到115层寝室,在洗漱后进入睡眠。”

巨大的声响吸引了F6EED60A望向窗外。远方的和谐号星际运载机刚刚启航。它的火焰就像党徽上的镰刀与锄头那般璀璨而美丽。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