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tual Reality

T, wake up! Come on, my boy... Where did the voice come from? Who was talking to him? T. Get up. You are gonna be late for school! Who was that? Was he still sleeping? He had left school behind decades ago. T... co... me... on... plea... The cracking of…

2084

耳中的闹铃声伴随眼前闪烁的光线,新的一天开始了。F6EED60A 迅速睁开双眼从床上爬起,开始更换自己的工作制服。 “早上好,F6EED60A。现在是2084年6月18日星期七,标准时间22点30分。请在30分钟内前往你位于271层10区的工作岗位。” F6EED60A 晃了晃脑袋,消除了眼前推送的通知文字,两步走到洗漱台前。他拿起漱口杯放在龙头下,很快接满了一杯水;又将牙刷伸了过去,龙头自动挤出了一小段牙膏。 “本次消费:自来水 200 毫升,牙膏 0.5 克。已自动扣除金额 6.23 元,所剩余额...” 还没有看清自己的余额数字,通知就被刷牙时的晃动消除了。他没有再去尝试查看。他并不很关心自己的余额还有多少——只要能保持现在的生活,还有什么值得不满意的呢? F6EED60A 是云上中国北美分部加利福尼亚思想审查中心的审查员。尽管人工智能早已可以自动化识别 99.9% 以上包含反动思想的内容,党也在大力推广“标准语”——一种全新设计的,不可能表达反动思想的语言系统,但总有一小部分顽固的反动分子仍在使用图片、视频,或是“…